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人心
    “有什么好开心的!”

     在所有人庆贺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最靠近门的角落里响起。

     那是一个一头翔黄色短发,像是疙瘩一样的卷发密布在头顶上的满脸痞气的青年人。

     只是,此时的他满脸的痛苦,眼角处强挤着不滑落出来的泪花,咬牙切齿的,将仇恨的目光扫过所有人。

     对于悠二而言,这个人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他是隶属于“军队”的,前身却是蒂尔贝鲁小队的牙王。也就是在第一次攻略会议上给他找麻烦的人。

     “死了这么多人,需要这么值得开心的吗!”满脸的义正言辞,声音凄厉而痛苦,厉声切切的责问着每一个人。

     所有与他对视的人都不由得低下了头,惭愧不已。

     他说的没错,这一次的损伤实在是太大了。

     作为预备队的队长,他负责的是后卫的任务,虽然也算是一队之长,但是对于这种只有战局明朗之后才会出击的“军队”直属部队,悠二一向是看不起的。

     更何况,还有一个一直以来低头不见抬头见却总是都横眉怒眼的家伙,换了谁心里都不痛快。

     欢呼的声音被打破,众人也不由得低下头沉思了起来。

     确实的,今天的这一次攻略的损失实在太过于惨重了,一共七名顶级玩家丧命,而且所有负责攻略的4个小队的玩家各个带伤,只有少数的幸运儿得以幸免。

     见到所有人的气氛随着自己的话语而调动,牙王很明显的更加肆无忌惮,指着悠二和明日奈的身形就再次开炮,“你们俩是负责C队的,可是却任由队员们上前拼杀,自己躲在后面看戏,应该对他们的死负责!”

     这个是事实,因为连想要上前的明日奈都被悠二给拉了回来,所有人都是看在了眼里。

     牙王是个小人,而且是没有顾忌睚眦必报的小人。

     相对而的,能够凑起伙来的蒂尔贝鲁就真的是伪君子了吧。。。

     不过人都死了,考虑这些也太傻了,只是牙王此人,居然没有任何的城府,指着一个不算很大的漏洞就开始横加指责,丝毫没有考虑过对于攻略组而言,如果就这样子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队友将是何等败笔!

     真当人家看不清是非功过?真当大家随他摆弄辨不明大局轻重?

     悠二有些微妙的瞟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黑衣剑士桐子,他之所以背上一个不高雅的“封弊者”的名头,据说跟这位牙王先生可脱不开关系啊!

     对于这种有理有据的责难,明日奈俏眉倒竖,冷着脸就要开始据实反击,倏尔的,脑袋上被按上了一个手掌,这才微妙的住了口,嘟着嘴巴看向别处。

     没有理会某些人的横眉怒目,强压下心头愈发膨胀的无以复加的烈火,也不辩解什么,悠二将目光转向了BOSS消失之后,依然矗立在原地的野太刀上。

     然而,在被野太刀漆黑的锋芒一闪,心头汹涌的烈焰倏然之间熄灭殆尽,仅剩下若有若无的沉思。

     牙王的指摘,真的是没有城府没有心机,只是单纯的厌恶自己的吗?

     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站着休息的辛卡,突然之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头顶上灌下,一瞬间的,将他所有的思路整理清晰。

     牙王,这是在卖好啊!

     这次的攻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攻略BOSS初期的失败,是攻略组军心涣散,每个人的肚子里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一点一毫的计算得失。

     这也导致了所有的小队长事实上只是个吉祥宝宝的存在,没有真实的约束力,而对于总指挥的辛卡,更是只保持着明面上的敬重。

     可是最关键的一点,却是辛卡在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头之后,依然保持着固定模式的攻略计划,没有任何的变通,在补救和

     掩护之上做的也不尽如人意。

     那么后果将会如何呢?

     他的名望将会一落千丈,他的“军队”将会弱化对于玩家之间的统领能力,甚至于群雄并起而非一家独大的局面,整个攻略将会完全失控。

     不得不说,一个特殊形的BOSS,让作为军队首脑的他没有折损亲信手下的战力一兵一卒,却在别的意义上败的惨不忍睹!

     所以,牙王才会在这样的关头,将所有的责任掩藏起来,把大家将要关注的问题强硬的牵扯到‘夜王’身上去!

     夜王有错吗?

     当然有错!作为火力输出的第一(C)小队的队长,让队员在前方拼杀,自己远远的躲在后面!

     夜王没错吗?

     当然没错!在那个人群挤成了一团的情况下,还要脑子不正常的往前挤,先不说能不能攻击的到BOSS,就说拥挤的人群就足以将前排的玩家贴BOSS脸被干到死!

     这个是靠嘴辩不清楚的局面,不得不说那个看起来一根筋的二愣子混混,挑的一个绝美的时机,扣了一盆新鲜的翔!

     这接下来的,就是获得辛卡的赏识,在军队的内部平步青云了吧。

     真是稍微的小瞧他了!

     然而,如果仅仅只是一人的指责,那也只能算是再好不过了。

     就比如死里逃生的一群人。

     人都是那样,看不清自己,却要拿着放大镜照着别人。

     容得下自己的一错再错,却不能接受其他人的微末过失。

     以原先的C小队为首,攻略组的玩家们开始起哄了,没有人会想要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落到那样一个危险的境地,反而将责任推到对一群桀骜的士兵没有实际约束力从而明哲保身的长官身上去。

     “赎罪!赎罪!赎罪!。。。”

     场面压抑的可怕。

     悠二几人都铁青着脸色,咬紧牙关怒而不语。

     他将充斥了烈火的眼瞳扫向隐隐将身体躲在其他人身后的牙王,用尽全力的撰紧拳头。

     这里,是圈外!

     是个能杀人的地方!